個人資料保護辦公室

Gabinete para a Protecção de Dados Pessoais

Office for Personal Data Protection

調查個案摘要
Print

編號: 0024/2011/IP

標題: 托兒所在《入托報名表》收集《選民證》號碼

立案原因: 舉報

個案簡介:

    市民透過澳門電台節目反映,A社團轄下B托兒所在《入托報名表》中收集報讀者父母的《選民證》號碼,本辦公室得悉後主動立案。

分析:

    根據《個人資料保護法》第4條第1款(一)項及第3條第1款規定,本案中有關資料的處理受《個人資料保護法》規範。
  A社團函覆解釋,收集《選民證》號碼的原因是推動選民登記,宣揚公民意識,並統計會員的選民登記率。在已沿用十多年的《入托報名表》中,該欄目一直屬於非強制家長填寫。
  據資料顯示,B托兒所為A社團下屬機構,就本案中的個人資料處理,A社團方為負責實體。父母或監護人為了替兒童報名入托,自願將已填妥的《入托報名表》及兒童健康範疇的敏感資料交到A社團,表示其許可A社團處理相關資料。根據《民法典》第113條規定,未成年人的無行為能力依法以親權、監護權彌補。故此,A社團具正當性條件處理當事人(包括兒童及其父母或監護人)的個人資料,符合《個人資料保護法》第6條及第7條第2款(三)項的規定。
  根據第12/2000號法律第4條及第15條規定,選民登記的組織、維持、管理和跟進,屬行政公職局的權限,該局在執行選民登記宣傳方面的職務時,得由社團協助。本辦公室認為,A社團長期參與社會政治事務,對《選民證》號碼進行處理,其目的屬特定、明確且正當,未見偏離社團宗旨。
  根據資料顯示,A社團轄下B托兒所之入托對象為年齡介乎3個月至3歲且持有澳門合法居留證或其他合法逗留證的兒童。按照第6/92/M號法令、第19/99/M號法令及第8/2002號法律規定,年滿5歲的澳門居民方須領取《澳門居民身份證》,及對於澳門出生之未成年人之居留,如證實出生時其父或母已在澳門合法居住,則被視為澳門居民。本辦公室認為,由於A社團所招收的兒童年齡在5歲以下,非屬強制性領取身份證明文件,如其不持有澳門的身份證明文件,有必要考慮其父母的居澳狀況。
  《選民證》載有持證人的身份識別資料(包括姓名、住址/所屬堂區或離島等),經有權限當局發出及鑑定,在一定程度上具居留證明的作用。根據第5/98/M號法令第25條規定,個人與公共行政當局進行聯繫時,對於須依法遞交、組成行政卷宗之居住證明,可以出示《居民身份證》或《選民證》代替,印證了《選民證》被視為居住證明文件之一。本辦公室認為,從若干年前的社會現實來看,《選民證》號碼在當時確可用作父母的居澳證明,從而可協助A社團確定其子女是否符合入托條件,亦可用於確定其居住堂區,有利於A社團合理分配及提供托兒服務。參考其他國家及地區的情況,現時葡萄牙也有一些托兒所會要求父母為子女報名時提供《選民證》副本,相信也是作類似的用途。
  但是,隨著澳門社會狀況的變化以及身份證明制度的改變,《選民證》作為居住證明的作用已經逐漸消失,更因第9/2008號法律的規定,《選民證》已經於2008年10月15日起失效。
  根據《個人資料保護法》第5條第1款(二)項規定,A社團收集的個人資料種類應該與經營托兒服務直接相關。《選民證》於2008年10月15日起失效,但A社團仍透過《入托報名表》收集與托兒服務無必要關連的《選民證》號碼,並未及時更新表格,明顯存在疏忽。在本辦公室介入後,A社團已不再收集《選民證》號碼。而且,考慮到《選民證》已失效,而A社團實際上只使用了相關的統計數字。
  A社團在新、舊的《入托報名表》均没有載明《個人資料保護法》第10條第1款規定的資訊,且向外發放的消息不統一。故A社團必須作出改善,切實履行確保當事人資訊權的義務。
  綜上所述,A社團的行為並未構成行政違法,但須停止使用在入托時已收集的父母《選民證》號碼及須確保當事人的資訊權。

處理結果:

    本辦公室已致函通知A社團上述分析和意見,建議其制定相應的個人資料處理政策及《收集個人資料聲明》。個案已歸檔。

註:
參考《個人資料保護法》第 3,4,5,6,7,10 條。

返回

澳門南灣大馬路804號中華廣場17樓 電話(853)2871 6006 傳真:(853)2871 6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