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保護辦公室

Gabinete para a Protecção de Dados Pessoais

Office for Personal Data Protection

調查個案摘要
Print

編號: 0032/2009/IP

標題: 學校公開教師的私人手機號碼

立案原因: 投訴

個案簡介:

    教師甲指其任職的A學校要求每位班主任老師將私人手機號碼給予校方,以便校方告知學生家長作聯絡之用。
  甲質疑在上述沒有選擇的情況下,A學校將其私人手機號碼向學生家長公開的做法,違反了《個人資料保護法》,向本辦公室作出投訴。

分析:

    根據《個人資料保護法》第4條第1款(一)項及第3條第1款規定,本案中有關資料的處理受《個人資料保護法》規範。
  A學校否認將每位班主任老師的私人手機號碼告知學生家長,僅曾當個別班別因甲型H1N1流感而被要求停課時,校方才在徵得班主任老師同意及遵從教育暨青年局的指引下,向受影響的學生家長提供相關班別的班主任老師的私人手機號碼,以免學生於週末發生事故時因無法與校方聯絡而失去支援。
  本辦公室認為,按照教育暨青年局發出的《學校預防甲型H1N1流感事件處理指引》,當中載明“學校停課期間須設立有效的聯絡機制,讓教職員工、學生及家長與學校聯絡,通報有關訊息,如有需要,校園危機管理小組聯絡人可與教育暨青年局或衛生局聯繫”。換言之,學校有義務確保教職員工、學生及家長在停課期間與校方聯繫,以便相互通報訊息。在本案中,校方為確保學校放假期間,處於停課階段的學生在有需要時仍可得到校方支援,將受影響班別的班主任老師的私人手機號碼提供予家長作聯絡之用,目的是善意及正當的,而且與校務活動直接相關,亦有適當尊重老師的意願。
  此外,學校管理是以班級作為單位來進行,班主任的職責便是負責管理所屬班別的事務,相較校內其他教職人員,班主任應最為瞭解班內學生的狀況,與家長之間亦存在較密切聯繫。為構建有效且直接的聯絡通報機制,校方安排班主任老師擔任其班別學生及家長的主要聯絡人,亦屬合理及適當,符合《個人資料保護法》第2條及第5條第1款的規定。
  根據《個人資料保護法》第6條及第4條第1款(九)項規定,一般而言,個人資料僅得在資料當事人明確同意下處理,而資料當事人必須在自由、特定且知悉的情況下表明接受對其個人資料的處理。
  在本案中,A學校在徵得班主任老師同意後將其私人手機號碼告知學生家長,有關處理似乎滿足了《個人資料保護法》第6條的規定。但是,當處理個人資料的正當性條件來源於資料當事人的明確同意時,則必須確保當事人是在完全自主的情況下作出其真實意願的意思表示,且可以隨時收回有關同意。基於學校與老師之間的僱傭關係,彼此的議價能力不同,因此,面對校方主動要求,即使老師同意校方將其私人手機號碼告知學生家長,亦難免令人質疑有關同意是否其真實的意思表示。為更妥善地保障個人資料,校方應避免公開披露當事人的私人手機號碼,如需要以老師作為校方與學生及家長之間的聯絡人,建議採取其他較少涉及個人資料的方法,例如︰以學校名義向電訊公司申請使用一組專屬的電話號碼,遇有特別情況,可通過“來電轉駁”服務將該組號碼接駁至聯絡人(班主任老師或其他教職員工)的私人手機號碼,這樣學生家長只需撥打學校的電話號碼便可聯繫上聯絡人。
  綜上所述,A學校並沒有將每位班主任老師的私人手機號碼告知學生家長,而A學校的處理亦不違反《個人資料保護法》第2條、第5條及第6條的規定。

處理結果:

    本辦公室致函A學校反映上述意見,並建議A學校在日後遇有同類情況時,可考慮採取其他措施以代替披露老師的私人電話的做法。

註:
參考《個人資料保護法》第 2,3,4,5,6 條。

返回

澳門南灣大馬路804號中華廣場17樓 電話(853)2871 6006 傳真:(853)2871 6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