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保護辦公室

Gabinete para a Protecção de Dados Pessoais

Office for Personal Data Protection

調查個案摘要
Print

編號: 0097/2012/IP

標題: 無家長同意下向未成年人收集個人資料

立案原因: 舉報

個案簡介:

    本辦公室收到甲的電話舉報,指其帶同小孩前往X園遊會內的某攤位玩耍,被攤位人員以抽獎為由要求填寫一份表格,因表格只載有課程推廣內容,並沒有任何與抽獎相關之描述,故拒絕填寫。後來得悉在甲中途離開時,小孩填寫了有關表格,並提供了小孩的姓名和住宅電話。
  甲認為攤位人員不應向沒有家長陪同的小孩收集個人資料,亦質疑收集資料之目的並非抽獎,有違反《個人資料保護法》之嫌,要求本辦公室跟進。

分析:

    根據《個人資料保護法》第4條第1款(一)項及第3條第1款規定,本案中有關資料的處理受《個人資料保護法》規範。
  A香港公司澳門常設代表處(下稱“B部門”)在覆函中表示,部門在攤位舉辦“X挑戰賽”,雖然表格上載有課程的簡介,但填寫資料部份已明確清晰為參賽表格,而要求填寫學生的姓名、就讀年級、居住地區(澳門/氹仔)、電郵地址、聯絡電話、參加的級別及所用時間,目的主要是評定當日賽果、識別參賽者的身份及將結果通知得獎學生,在短訊通知參賽者結果後已全數銷毀。該攤位遊戲都是由B部門的職員負責,過程中會清晰表明部門的身份及收集的資料是作為參賽之用,且大部份是由家長填寫,但因園遊會對外開放,參加者踴躍,以致在收集未成年人資料方面可能未完善。B部門在處理報讀學生及刊登學生資料時,已制定個人資料處理政策及於收集時徵求資料提供者之同意。
  一般情況下,資料當事人為了參加比賽,主動填妥參賽表格並將之交予舉辦機構,即表示同意舉辦機構基於比賽目的處理其個人資料,舉辦機構具《個人資料保護法》第6條規定的資料當事人的明確同意之正當性條件。
  就本案而言,因參賽對象是學生,故被收集資料的人士應包括未成年人。根據第39/99/M號法令核准的《民法典》第111條至第113條的規定,未成年人一般情況下不具行為能力,其行為能力依次以親權和監護權彌補。因此,針對個人資料處理,未成年人一般不具有作出《個人資料保護法》規定的“資料當事人明確同意”的行爲能力,而需由親權和監護權作彌補。
  還要考慮的是,在個人資料保護範疇,仍應視乎未成年人生理和心理的成熟程度來給予其相應的對待,但在本案中,本辦公室沒有收到當事人具名的投訴,不能根據當事人的年齡分析其同意之有效性。
  由於B部門指大部份參賽表格都是由家長填寫,未成年人的行為能力已獲親權或監護權彌補,故B部門具正當性條件處理未成年人的個人資料。但B部門本身也不排除有未成年人自行參賽的情況,若個人資料處理只得到未成年人的同意,且不符合《個人資料保護法》第6條(一)項至(五)項規定的任一情況,則B部門在不具正當性條件下處理個人資料,可能構成同一法律第33條第2款規定的行政違法行為。
  由於本案屬舉報性質,未能辦識具體當事人的身份,且比賽已經完結,參賽表格已全數銷毀,本辦公室沒有條件進行全面覆查,因此無法確定有未成年人在沒有家長陪同下自行參賽。
  鑒於B部門為著上述目的而處理參賽學生的個人資料,目的合法且正當,亦與比賽活動直接相關,沒有任何證據顯示有關資料被用於其他無關用途,因此未發現違反《個人資料保護法》第5條第1款(二)及(三)項規定的情況。另外,B部門在短訊通知參賽者結果後已將資料全數銷毁,亦符合同一法律第5條第1款(五)項對資料保存期的規定。
  從參賽表格範本可見,表格印有“X挑戰賽”、“參賽表格”及“請踴躍參與,贏取豐富獎品”之字樣,當事人由此可知悉其填寫的資料是作參賽之用,而非如甲所言,僅載有課程推廣內容。此外,家長和學生透過現場環境(例如攤位橫額等)亦應可知悉B部門的身份。因此,B部門直接收集個人資料符合《個人資料保護法》第10條關於資訊權的規定。
  需考慮的是,由A香港公司的網頁可見,課程是採用合作或加盟形式進行特許經營,而澳門至今共有十多間類似名稱的機構,當事人可能會對機構身份出現混淆。因此,基於良好行事原則,B部門在《收集個人資料聲明》中應明確其負責處理個人資料的實體之身份,並儘可能列明有關處理資訊,以免引起誤解。
  綜上所述,沒證據顯示B公司有違反《個人資料保護法》的規定。

處理結果:

    本案已歸檔。本辦公室已將處理結果函覆甲和B部門。

註:
參考《個人資料保護法》第 3,4,5,6,33 條。

返回

澳門南灣大馬路804號中華廣場17樓 電話(853)2871 6006 傳真:(853)2871 6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