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保護辦公室

Gabinete para a Protecção de Dados Pessoais

Office for Personal Data Protection

調查個案摘要
Print

編號: 0105/2016/IP、0106/2016/IP

標題: 社交平台上公開私人爭執

立案原因: 投訴

個案簡介:

    投訴人甲和乙為夫婦,與駕駛者丙發生爭執,丙的同行朋友以手機拍攝了投訴人夫婦。後來,投訴人夫婦發現丙在社交網站一公開群組中發文講述爭執經過,並附上三張分別是甲(眼睛被遮蔽)、乙(臉部被遮蔽)及甲所駕駛的電單車(車牌號碼最後一位數字被遮蔽)的相片。此外,丙在上述帖文內以留言的方式發佈了同一張甲的相片,但遮蔽的不再是眼睛而是下半臉。
  在丙刪除帖文後,同一日社交網站同一群組上有另一個帳號X發佈帖文,附上丙之前帖文(包括投訴人夫婦相片)的截圖,丙在該篇帖文內多次留言回應網民,並答覆甲的完整車牌號碼。
  投訴人夫婦認為丙未經其同意在社交網站上公開他們的個人資料,有違《個人資料保護法》的規定,希望本辦公室跟進。

分析:

    丙發佈帖文時雖有對附圖進行加工,然而,丙再以留言方式發佈同一張只遮蔽甲下半臉的相片,只要將兩張相片合併就可組成出甲的完整容貌,此外,丙於帳號X發佈的另一篇帖文中留言答覆甲的完整車牌號碼,該等資料可確定甲的身份,屬於甲的個人資料。而丙發佈的相片中雖遮蔽了乙的臉部,但帖文已經指出甲乙二人為夫妻,他人(尤其是親友)可憑帖文間接地識別到乙的身份,所以丙同樣公開了乙的個人資料。
  由於丙是在公開群組中發佈投訴人夫婦的個人資料,任何用戶皆可查閱得到,明顯具廣泛散佈帖文的意圖,不屬於《個人資料保護法》第3條第2款的情況,因此須受《個人資料保護法》規範。在此情況下,丙必須具備《個人資料保護法》第6條規定的任一正當性條件,方可公開投訴人夫婦的個人資料。
  然而,丙在發佈個人資料前沒有取得投訴人夫婦的同意,亦不具有《個人資料保護法》第6條(一)至(四)項規定之正當性條件。
  雖然丙有權評論及讉責不當行為,但該權利的行使並非絕對,任何人的言論均不應抵觸法律,而言論自由亦不優於隱私權及名譽權。倘丙認為人身安全受到威脅,應該向警方尋求幫助,而非逕自公開當事人的個人資料。而且,倘如丙所言發帖只為讉責甲的行為,根本沒有需要同時上載乙的相片。
  反之,投訴人夫婦的個人資料被公開後,所有社交網站用戶都可以查閱到相關帖文及作出評論,丙無法控制他人使用及轉載有關資料,正如帳號X把丙發佈的帖文截圖,並在丙刪除原帖文後於同一群組再次發佈,讓事件繼續發酵,而且,在帳號X帖文的留言中更有一名用戶上傳了丙之前發佈僅遮蔽甲下半臉的相片。由此可見,至少有兩名用戶已經將丙公開的資料保存及使用。此外,丙和帳號X發佈的兩篇帖文亦有被其他用戶分享。
  因此,在衡量雙方利益後,不能認為丙的利益優於投訴人夫婦的利益,丙不具備《個人資料保護法》第6條(五)項規定的正當性條件。
  在本辦公室對丙進行的聽證中,丙反駁其沒有直接公開投訴人夫婦的個人資料,除非有人特意搜尋,否則難以單憑其所發佈的資料識別出二人。根據《個人資料保護法》第4條第1款(一)項規定所定義的“個人資料”,是涵蓋任何形式或載體的資訊,只要有關資訊與某個自然人產生聯繫,並使該人有別於他人,就屬於個人資料。至於這些資訊是否足以用作身份識別的指標,需取決於不同具體情況,某些情況下驟眼看來並不足以區別某人,但仍可能間接地識別出某人的身份。本案涉及的兩篇帖文,雖然只有第一篇是丙發佈,但是第二篇帖文實際上是將丙的第一則帖文完整截圖下來再次發佈,而丙更加以事件主角的身份在第二篇帖文中留言講述事件,包括回答網友詢問的甲車牌號碼,因此,本辦公室認為,即使資料是分開發佈,但經丙發佈的資訊已經被匯集起來在公開的社交平台上任人閱覽,並非如丙所言資料零散得需要刻意尋找才能發現。
  綜上所述,丙所公開的資訊屬於投訴人夫婦的個人資料,而其亦未能就其涉嫌違反《個人資料保護法》第6條規定一事提供合理及充分的辯解。

處理結果:

    丙公開投訴人夫婦二人的個人資料,違反了《個人資料保護法》第6條的規定,本辦公室根據同一法律第33條第2款的規定,科處丙澳門幣10,000元罰款。

註:
參考《個人資料保護法》第3,4,6,33條。

返回

澳門南灣大馬路804號中華廣場17樓 電話(853)2871 6006 傳真:(853)2871 6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