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保護辦公室

Gabinete para a Protecção de Dados Pessoais

Office for Personal Data Protection

调查个案摘要
Print

编号: 0098/2015/IP

标题: 牙医诊所拒绝退还或销毁求诊者的医疗记录

立案原因: 投诉

个案简介:

    投诉人在A诊所接受口腔检查前,应A诊所的要求,提供其个人资料以建立病历档案,惟经医生诊断后,投诉人决定缓后考虑是否接受治疗,但沟通过程中与诊所职员发生争执,投诉人认为诊所职员态度有问题而担心资料被胡乱使用,要求A诊所退还或销毁医疗记录,但不果。

分析:

    投诉人向A诊所提供姓名、出生日期、身份证号码、电话、生活习惯和健康状况等资料,根据《个人资料保护法》第4条第1款(一)项的规定,为与某个身份已确定或身份可确定的自然人有关的资讯,属于个人资料,且根据同一法律第7条第1款的规定,生活习惯和健康状况更属于敏感资料,此外,根据该法律第3条第1款规定,A诊所以自动化方式处理投诉人的资料,亦受该法律规范。
  由于投诉人是自愿填写A诊所的病历表格,故A诊所是在取得资料当事人的同意和许可下处理其一般个人资料和敏感资料,符合《个人资料保护法》第6条和第7条第2款(三)项的规定。此外,由于十二月三十一日第84/90/M号法令已允许牙医处理求诊者的健康资料,故A诊所同样具有《个人资料保护法》第7条第2款(一)项法律规定或具组织性质的规章性规定明确许可处理敏感资料的正当性。
  投诉人行使反对权要求A诊所退还或销毁病历,根据《个人资料保护法》第12条第1款规定,反对权成立与否取决于资料当事人的理据是否正当、重大和合理(直接促销或其他以商业考察为目的之处理除外)。虽然现时并无针对牙医的病历记录作专门立法,但参考医疗范畴的相关法律(例如:五月三十一日第22/99/M号法令核准的《设有住院部及手术后复苏室之私人卫生单位规章》、第17/2012号行政法规《医生职程职务范畴的从业方式》、十二月三十一日第84/90/M号法令的规定),以及欧洲联盟第二十九条资料保护工作组的工作文件“Working Document on the processing of personal data relating to health in electronic health records (EHR)”,并无明文禁止医生建立病历记录,甚至指出医生一般都有义务在病历内记录治疗过程。
  医生在首次诊症前要求求诊者提供其身份资料、联络资料、过往患病状况等,并在诊症时撰写病历,此乃常见和正常做法。病历能作为诊疗基础,以及证明求诊者在某一时段向特定医生求诊,起着保障医患双方权益之作用,不但令医生能全面和准确地掌握求诊者的状况,确保求诊者的健康安全及将来覆诊之用,也可作为判断医疗纠纷责任谁属的重要证据,故诊所保留病历是有必要的。事实上,医务人员均负有职业保密义务,如有违反,需负上法律责任,故投诉人以诊所职员态度有问题而担心资料被胡乱使用为由,仅属投诉人的主观忆测,理由未见充分,现时未有充分迹象显示诊所将投诉人的资料外泄,故反对权不成立。
  据A诊所提供的资料,求诊者的病历会保存至求诊者过世。实务上,诊所未必知悉求诊者已过世,因而造成资料可能被永久保存,以及资料保存期难以执行的问题,变相令政策无法落实而成为一纸空文。因此,本办公室已要求A诊所制定一个更具操作性的资料保存期,以减低资料外泄的风险和保存资料的成本。同时,A诊所的病历档案表作为收集个人资料的基础文件,需提供《个人资料保护法》第10条第1款所列举的资讯,例如:处理之目的、资料接收者或接收者的类别等,以保障资料当事人的资讯权。

处理结果:

    本办公室已将处理结果通知投诉人及A诊所,并提醒A诊所须在个人资料的处理上作出改善,制定更具操作性的资料保存期,以及在病历表格内满足当事人的资讯权。个案已归档。

注:
参考《个人资料保护法》第3,4,6,7,10,12条。

返回

澳门南湾大马路804号中华广场17楼  电话:(853) 2871 6006  传真:(853) 2871 6116